脈輪全書:把每個挑戰視為機會,去喚醒我們的最高潛能|《野獸愛智慧》

撰文:陳壽文

這是心靈自由寫作群第十期的第三篇作業。


第一脈輪帶給我們堅實、穩定、聚焦和形式。我們在此經驗了統一,並依此為根基進到第二脈輪,經驗了差異、進化和不停止的執行。在這裡我們擁抱兩極對立,發現差異、選擇、情緒和慾望的熱情,我們超越了單純求生的本能,拓展到渴望快樂、與他人融合。

當我們把物質和行動放在一起時,我們會發現它們創造了第三種狀態:能量。如果摩擦兩根棍子,最終會擦出火花,燃起一團火。在物質世界裡,我們稱呼這樣的現象為燃燒,在肉體上則為代謝;就心理學的意義而言,則是熱情的火花點燃了力量和意志,表現在我們行為上的就是活動。

這是我們的第三脈輪,它的目的是蛻變。如同火將物質轉變成熱和光,第三脈輪將土和水這兩種被動元素,轉化成動態的能量和力量。土和水是被動的,它們屈服於地心引力,向下流動,流向阻力最小的路徑。對比之下,火向上移動,摧毀形式,將物質的原始能量帶入新次元:熱與光。

如果我們要向上通過全部七個脈輪,必定是我們的意志之火推動了活力。透過意志才能將我們從固定模式中釋放出來,創新作為。是意志引領我們離開阻力最小的路徑,離開成癮的習慣或是別人的期待。透過意志,我們採取了困難或富於挑戰的行動,迎向新事物。一旦採取這些行動,我們就會開始蛻變,不過第一步是要打破舊模式。

因此,第三脈輪的起步工程就是克服“慣性”。在物理學上,慣性指的是物體傾向於停留在它目前所處的狀態,動者恆動,靜者恆靜,除非有外力介入才會改變。在第三脈輪裡,意志結合了動與靜的力量,結合了土與水,讓彼此互相形塑。高爾夫球杆揮擊靜止的球,其動能會讓球動起來;捕手拿著手套不動,可以讓飛動的球停住。我們的意志恰如其分的結合了動與不動,因而可以指引行動的方向,形塑我們的世界。

最困難的部分是起步。一旦點著了火,繼續燃燒就比較容易,只需要不時撥動下,同時新增柴火;一旦創業了,就可以拿收益繼續投資,保持生產力。一旦克服了慣性,達到能量比較容易產生的狀態,第三脈輪就可以“大展身手”,開始以較少的努力和意志產生力量。

運動中的物體和其他物體互動時產生熱能,熱能繼續激發運動,於是出現新的結合。粒子因碰撞而結合,改變了物質狀態:分子也會互相結合,使固體變液體,液體變氣體,麥粉和雞蛋變成蛋糕。火是蛻變的力量,可以摧毀形式、釋放能量。

指引這股能量以達成目標的,是向下流動的意識;是智慧形成了塑造意志的意圖,引導著所有的動能。以此方式,向下的流動賦予了我們形式,而向上的流動則帶給我們動能。唯有意志與能量結合時,我們才擁有力量。

要進入這個脈輪,就得擁抱整合了身體能量和智慧所產生的內在力量。這麼一來,我們就能有效的完成蛻變。

在我們的體內,第三脈輪位於太陽神經叢一帶,覆於腎上腺上。我們緊張時會出現“騷動不安”的感覺,源頭就在這裡,因為此時第三脈輪失去了信心和力量。那是一種浮動的感覺,把我們的能量向上帶而非往下,不過同時也會刺激和喚醒我們變得更敏銳。當我們穩穩接地時,這樣的刺激可以帶來力量和活力,反之,就可能升起漫無方向的混亂能量。

如同太陽神經叢這個名稱所暗示的,這是一個與太陽相關的火熱脈輪,帶給我們光明、溫暖、能量和力量。第三脈輪代表“起而行”,代表我們的行動、意志和活力,它從胸骨之下延伸至肚臍,因此也稱為“臍輪”。

與火對應的是燃燒,所以第三脈輪掌控了新陳代謝,並且負責調節和輸送代謝能量於全身。新陳代謝的完成是透過燃燒物質(食物)成為能量(動能和熱能),因此消化系統是這個作用力的重要部分,也是第三脈輪健康與否的指標。類似糖尿病、低血糖或胃潰瘍等毛病,都與這個能量中樞直接相關。

空氣對於新陳代謝極為重要,也就是風,第四脈輪的元素。沒有了空氣(風),火不會燃燒,細胞不會代謝。當我們的呼吸緊迫時,新陳代謝就會受到阻礙,如果沒有空間呼吸,我們的力量則會受到限制。同樣的,如果運用力量時缺少同情(第四脈輪),我們便是在冒著讓傷害與壓迫延續的風險。

火是生命的火花,點燃意志化為行動。體內的火讓我們保持溫暖、活躍和精力充沛,因此我們本身也能成為蛻變的力量。人類同時需要給予及溫暖。第三脈輪的力量是生命、活力和連結的力量,不是控制和支配的冰冷力量。體內的能量和火反映了我們與周遭元素結合的能力,因為火正是結合與燃燒的作用力。

火發光發熱,因此第三脈輪屬於“陽性”和主動性。害怕或感覺無力時我們會退縮,因此而變得被動和“陰性”。我們會因此而約束自己的行動,用一部分自我去牽制另一部分,所以當我們封鎖自己的力量和表達時,便變得退縮、冷漠和自制。

當我們從生命中間退縮時,就變成了封閉的系統。我們的表達會轉向自我,而且往往是憤怒和自我批判,於是會更進一步的耗弱自身。火需要燃料來燃燒,但是在封閉的系統裡,燃料終究會燒光。唯有跟這個世界保持動態的互動,我們才能持續行動和接觸,餵養自身的火和對生命的強烈熱情。

要打破恐懼和退縮的迴圈,需要以關愛和接納的方式與自我重新連結。如果不跟前兩個脈輪——我們的身體與根基、我們的熱情和歡愉——保持接觸,就沒有燃料可以提供給內在的火。慾望會帶給我們熱情,使它更有動力。

如果我們不關愛自己,不給自己呼吸、探索和犯錯的空間,就沒有空氣可以燃燒。如果我們與靈性失去連結,也就沒有火花來點燃火,那麼世上所有的燃料都沒有用處了。如果不能安頓於內在的核心,我們就會以為力量是外來的,而不能從內在感受到力量。

我們體內的力量,取決於連結、融合與汲取周遭一切來滋養自己的能力,取決於我們對力量和基本的自信處之泰然。第三脈輪也和為意志帶來力量的自尊相關,當我們的意志產生影響力時,自尊就提升了。如此一來,我們就能好好引導自己的人生,朝向我們所愛的、能讓我們發光發熱的、能挑戰我們,以及使我們煥然一新的事物去發展。


要在第三脈輪的層次發展和療愈自己,必須重新檢視著重於支配的“力量”概念,通常我們稱之為“壓制的力量”。我們應該培養整合也就是“團結的力量”,來連結生命的各種力量。

“壓制的力量”需要不斷的施力和警戒。人們被迫臣服,總是受到威嚇,然後還得周密的防備。權位永遠不會穩固,反而需要愈來愈強大的防禦力量。我們跨越自己的界線,耗盡內在資源去竊取他處的財富,以為他們跟我們是分開的。我們從病態的觀點出發,以為增強支配力就可以增強力量,讓我們更有力量壓制一切。

透過脈輪系統來看,力量源自連結和整合,而非戰鬥和支配。首先,每個脈輪因為與其下的層面向結合而浮現,也因下降的意識流動而活躍起來。下降的意識帶給我們對每個層次的理解。力量來自統一和完整而非透過分界。

團體或組織的真正力量取決於是否團結一致,是否有能力統合和協調內在力量。這個星球的力量也仰賴我們結合多元事物,以及從整體中創造新事物的能力。

事實上我們仍然活在“順服的模式”裡。在這個模式裡,順服者比支配者眾。我們自小就獲得教導,要放棄自己的意志去順從別人,首先是聽從父母,接著是老師、上司、軍隊和政府官員。某種程度的順服顯然是必要的,如此才能達成社會性的合作,然而在這個過程中,許多人跟自己的內在意志失去了連結,隨後又發現自己無力抵抗酒精、藥物或破壞性的行為。

在順服的模式裡,力量在我們自身之外。如果我們從外在尋找力量,尋求別人的指引,往往會發現自己落入他人的掌控,處於可能被犧牲的情境。缺少內在力量,我們會不斷的尋求刺激、興奮和活動,害怕放慢下來,害怕感受內在的空虛。我們投入活動,以此來獲得別人的認可,希望被看見,並且強化我們的小我。我們可能因為想滿足小我而追求權力,並不是想獲得能力以服務大我。

要擁有力量,需要有自覺意識。我們必須瞭解事物之間的關係,必須有能力認知和消化新資訊,調整行動以獲得最大效益。我們必須有能力創造和想象此時此地之外的事件,擁有意識、記憶和推論的能力。

因此力量同樣也仰賴上層脈輪,卻不會以下層脈輪為代價。隨著我們的成長,愈來愈深刻的瞭解意識和靈性世界,我們對於力量的概念的確也隨之進化。這樣的進化來自我們每個人的內在,我們核心、根基、膽識,同時也來自我們的視野、創造力和智慧。我們的未來仰賴於此。

你如何讓一件事發生?坐著不動,然後熱切許願?還是等待水到渠成?這是不太可能的事,如果你希望發生任何有效的改變。想要改變,你需要行使意志。

意志是我們克服下層脈輪慣性狀態的手段,也是必要的火花,以點燃我們力量的火焰。意志是心智與行動的結合,是慾望有意識的方向,透過意志我們創造了未來。個人力量絕不可能缺乏意志,因此意志乃是發展第三脈輪的主要關鍵。

我們在生命的不同關頭都經歷過不愉快事件,處於第二脈輪的情緒層面,我們可能感覺自己是環境下的受害者,而身為受害者,我們總是感覺無力。感受到這樣的無力和痛苦是重要的一步,這讓我們觸及自身的需求,而這會成為意志的燃料。

但是要進入第三脈輪,需要我們不再把自己視為犧牲者,並了悟持續的改變只可能來自我們的努力。如果責怪別人,想要改進的唯一希望就會寄託在期待別人改變,而這是我們無法控制的事。當我們扛起責任時,改變就能受到個人意志的掌控,如此才得以真正的療愈,脫離受害的處境。

這並非是在否認受害的存在,我們的文化裡確實有許多情境非常不正義,同時也不是在兜售新時代的信念——我們是自己實相唯一的創造者,與他人無干。事實上,意志是透徹領悟到我們可以把每個挑戰視為機會,去喚醒我們的最高潛能。這並非否認之前的遭遇,而是將之納入你的生命,作為未來的跳板。我們雖然沒有辦法永遠掌控遭遇到的事情,但是可以控制自己面對事情所採取的行動。

要培養意志,第一步是了悟你的確擁有意志,而且一直都運作得相當好。看看你的周遭,以你個人為中心所見的一切,你穿的衣服、住的房子、交的朋友,都是你用意志創造出來的。感覺無力不是缺乏意志,而是覺知不到也連結不到我們不自覺運用的意志。

覺知不到我們擁有意志是普遍現象。一天之中有多少次,你看著自己的工作疲倦地嘆氣,同時說(或者哀鳴):“我非得要做這工作。”我們告訴自己非得要上班、非得要洗碗,非得要完成這件或那件差事,或者非得要花更多時間陪伴孩子。把這些狀況看成是一長串令人厭倦的義務,而非我們主動的選擇,會剝奪掉我們自主的力量。我不是非得要洗碗,是我選擇去做它的,因為我喜歡乾淨的廚房。我不是非得要去上班,是我選擇了它,因為我喜歡領到薪水,或是我喜歡遵守與人的協議。這種態度上細微的改變,能幫助我們跟自己的意志成為朋友,重新結盟。

如果你依循別人的指示行事,而其實不想這麼做,你依然行使了自己的意志,不過在內心深處,這不是你的真實意志,而是將自己的意志讓渡給了別人。想要把意志拿回來,就必須了悟那是我們自己的選擇,同時檢視選擇背後的理由。我們是否試圖討好?是否害怕後果?是否與自我失去了接觸?我們如何處理這些議題。

只有在回答上述問題之後,才能真正看清我們的意志在為什麼服務。是為了看起來良善嗎?是為了討人喜歡?維持和平?逃避責任?保持隱形?一旦知道自己的意志在為什麼服務,接下來我們就得問這麼做可能背叛了什麼。看起來良善,是否背叛了你真心的需求?維持和平,是否鞏固了可能需要去衝撞的負面情境?討好別人,是否降低了你的自尊?意識到這些影響,就等於獲得在其中抉擇的權力。

真實的意志需要跟自我深入溝通,信任自己的決斷,同時願意冒險,也承擔這些風險的責任。如果我們膽敢不順從別人的意,行使自己的真實意志,就得冒著受人批評、嘲笑甚至拋棄的風險。這些都挺嚇人的,尤其是如果我們的家庭環境嚴重瀰漫著順服模式。大膽運用你的意志,才會誕生比較強大的自我意識,而透過這股力量,意志才會進一步發展。意志如同肌肉,不去操練就無法增強,而就像所有的操練一樣,當我們明知地進行時,比較能達到目的。

真實意志可以視為更高的神聖意志在個人層面的表達,它起源於我們與大我的基本合拍,它會拓展到個人小我之外,擁抱更高的目的,不是為了報酬而行動,是為了行動本身就是“正確的“。因此如果不受制於自我中心對結果的欲求,我們一直的所作所為將會帶領我們走向天命,儘管這天命不保證免於痛苦,卻幾乎可以篤定它會吸引第三脈輪,並點燃你存在的真實核心。

探查並運用更高意志,是需要小心處理的任務。我認識許多人,他們利用更高意志的概念來逃避接觸自己的意志,把力量視為身外之物,“在這種情境下,宇宙希望我怎麼做?為什麼不給我徵兆?”,做決定之前得利用牌來占卜無數次,並且無止盡地尋求他人意見,把自己的力量讓渡給別人為他們做決定,例如靈媒、老師、治療師或上師。尋求指引往往是可取的,我們有時也可能用這種方式來規避責任。或許更好的問題是:“我對這個世界的貢獻會是什麼?該如何以最好的方式來完成?”內在力量就是向周遭流動的力量開放自己,這些力量一旦連線了,我們的意志就能優雅的包裹住我們的目的。

知曉自己的意志,會讓我們回到更實際的層次,懂得有效行使意志。首先,確認自己是腳踏實地的。沒有接地,我們就沒有“插上電源”,無法擁有流竄全身的解脫流動帶來的力量,而比較容易被推得團團轉,往往是在迴應別人的意志罷了。這種現象披上了“知性意志”的形式,踐踏了身體的內在慾望,而這是容易從我們內在對話中佔盡優勢的“應該”和“必須”辨識出來。自律很重要,若是出於意願而非應該,效果會更好,如此整個身心才能同心協力的自律。

對於意志的瞭解,包括無窮盡的不斷選擇,來自更深刻的目的感。這種目的感源自我們在這個世界的自我定位,源自我們是誰、我們的所愛與所恨,以及我們的天賦。每個人都有人生目的,我們的終極意志就是要實現這個目的。我們必須檢視個人行動的長期影響,以及在更大的目的中要發揮什麼作用;我們要思考的是深遠的因果關係。我們的力量同樣會隨著我們的目的感成長,因為目的賦予我們方向,將單純的能量轉化成有影響力的力量。


第三脈輪的屬性的力量、意志、活力和自律,究其根本就是奠基在自尊上。當自尊高,我們自信、果斷、積極主動、有紀律,而且基本上對生活懷抱熱情;若自尊低落,我們滿心都是懷疑和自我責備,如同攔沙壩的作用,阻擋了成事需要的心理動能。如果有太多攔沙壩,我們會整個失去動能,最後呈現沒有活力的慣性狀態。一旦發現自己陷在慣性的泥沼裡,自我懷疑和責備只會更加嚴重,這樣的迴圈可能導致癱瘓無能。

於是羞恥的心魔進入甚至有可能接管第三脈輪。羞恥是自尊的反面,它會瓦解身體的中間地帶,剝奪這個區域的能量。羞恥中斷了從底部向上的流動,讓從頂端向下收束的心智慧量過度發揮,結果能量不是向外流動,而是轉向反對自我。

自尊來自於合乎現實的自我意識,而自我意識最初是源自於身體和肉體認同,它讓我們清楚邊緣和界線;其次是來自第二脈輪的情緒認同,它讓我們的自我經驗充滿生機,同時保持快樂和連結;第三是來自於錯誤的自尊,它使我們向外伸展,大膽冒險,無論成功或失敗,而這麼做的同時,也可以實際認清自己的能力。透過自律,我們磨利了技巧,由此而形成了自尊的基礎。

我們的自我概念因為跟他人互動而更加明晰。如果我們獲得別人的愛和接納(第四脈輪),同時感覺我們擁有能夠付出的東西,就更有可能接納和愛自己。透過溝通,我們可以獲得誠實的回饋,知道別人對我們的看法,而且能夠傳達自我的內在本質。而透過最上層的兩個脈輪,我們可以獲得超越個人性的元素,讓自我維持在更大的母體中。

自尊形成了良好的基礎,讓我們可以開啟心胸,並且維持成功的關係。如果下層脈輪完成了它們的任務,我們的伴侶就不需要費心讓我們有安全感、解讀我們的感受或支撐我們的自我,我們也可以更充分的進入愛的歡愉經驗。

力量就像身上的每條肌肉,必須有意識的去發展。大部分的無力感乃是無知的結果,不知道如何有效行動,而這有可能只是單純的缺乏覺知或關注。增強我們的覺知就會增強我們的力量,因此靜坐冥想之類的練習通常會有幫助。當我們沿著脊柱向上提升能量時,這股能量會同時貫穿第三層次,因此自然而然就會感受到力量。不過,單靠冥想還是不夠。接下去會提供一些身體的練習來開啟這個能量中樞。

1.打破慣性。做一些不一樣的事。如果你原來是懶洋洋的,那麼就動起來;如果你過度躁動,那麼就靜下來。打破無聊的重複模式,選擇一項挑戰。克服苦難能增強力量和信心,死守著安全感鮮少能培養出力量,只有放棄打安全牌,你的力量脈輪才會較快甦醒。

2.避開否定。不瞭解你處境的人所給的批評,有時候可能是傷害大過幫助,特別是如果你很敏感,往往會把批評放在心上。在我們想要進行新鮮而不確定的事情時,否定會瞬間癱瘓我們的力量,當場讓敏感的人怯步不前。記住,正如愛因斯坦之言:“新觀念遇到的最大反對,來自誤解它的人。”

3.努力和阻力都會磨損和耗盡我們的能量,兩者都是力量沒有和諧流動的徵兆。當你發現自己因為努力而緊張時,請停下來思索一下你正在做什麼,想象自己做來毫不費力,順暢而享受。問自己為什麼如此執著於特定事物不想放手,問自己為什麼需要耗費這麼多力氣,要順暢的流動究竟缺少了什麼關鍵要求?如果你不斷抗拒某種力量,那麼就停下來問自己為什麼這股力量會在此刻現身。阻力通常是恐懼,力量的反面。你在害怕什麼?想象一下,如果你停止抗拒,會發生什麼事?你的意志如何能少一點努力或阻力來保護你?

4.關注讓能量得以聚焦。需要關注時就得集中注意力,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,或者關注別人也接受別人的關注。覺知自己的注意力往哪裡去,它往哪裡去,其他的能量必然會尾隨。

5.接地。我們必須有能力將自己的注意力導引到此時此地,才能呈現力量。接地帶我們來到當下,進入體內的力量能鞏固和讓我們的能量集中。儘管我們已超越第一脈輪向上攀升,但進行這個簡單練習的需求始終存在。

6.以安全和有效的方式釋放封鎖住的憤怒,有時可以幫忙打通第三脈輪。最好與接地一起進行,這是利用你體內能量造成改變的絕佳途徑,如果不能改變你的處境,至少能改變你的心態。封鎖住的力量往往是封鎖住的憤怒,而憤怒時帶來淨化的強大力量,這股力量很難贏取,而且應該明智的使用它,也不值得為了我們自己內在需要解決的問題,而損傷所愛。

7.增加資訊。知識就是力量,我們學習得愈多,能做的事就愈多,理論上會犯的錯誤也愈少。在任何情況下,學習都有助於增強我們的力量。

8.愛是統合的力量,讓我們緊密相連,同時激勵我們,賦予我們力量繼續前行。愛是歡愉、淨化、振奮、和療愈的力量,從上層脈輪餵養能量到第三脈輪。愛給予我們肯定、聯絡和目的,它能強化自尊,也能激勵意志。

9.把事情看得太認真有可能讓我們與自己的力量失聯。如果我們笑得出來,就表示有力量掌控情況,所以每當事情看起來似乎糟糕透頂時,記得要自嘲一下。

10.照顧自己。如果你不照顧自己,沒有人會代勞,因為你比其他人更瞭解自己的願望和需求。如果你照護自己,就會降低從外界獲得照護的需求,而這樣的需求往往與力量成反比。

2017年9月10日,週日,七月二十,22:11完畢於北京野獸愛智慧居


延伸閱讀

踏上心靈幽徑:日常生活有如禪修|《野獸愛智慧》

璀璨的暗夜之旅:鑽石途徑之父阿瑪斯的開悟自傳|《野獸愛智慧》

禪學大師傑克·康菲爾德 國內首次七日靜修營|北京·國慶

脈輪全書:快樂幫助身與心建立更好的溝通|《野獸愛智慧》

脈輪全書:生命之輪的指南|《野獸愛智慧》

Inline
Inline